齊武帝蕭賾(440年~493年),字宣遠,小名龍兒,南蘭陵(今江蘇省常州市 [34]  )人。南朝齊第二位皇帝,齊高帝蕭道成長子,母為昭皇后劉智容。出身蘭陵蕭氏齊梁房支南齊房。
建元元年(479年),成為皇太子。建元四年(482年)正式即位,是為齊武帝,年號永明。齊武帝是一個英明剛斷的君主。在位期間,繼承了齊高帝的作風,崇尚節儉,關心百姓疾苦,多辦學校,挑選有學問之人任教,以培育德行。以富國為先,不喜歡游宴、奢靡之事,延續推行檢籍政策。永明三年(485年),平定富陽郡唐寓之叛亂,但檢籍的政策依然受到庶族的激烈反對。永明八年(490年),宣布“卻籍”無效,恢復劉宋升明時期戶籍所載的原狀。對外與北魏通好,邊境比較安定。清明的統治環境,推動了江南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。
永明十一年(493年),病逝,享年五十四歲,廟號世祖,謚號為,葬于景安陵 [1] 
本    名
蕭賾
別    名
小名龍兒
宣遠
所處時代
南北朝
民族族群
漢族
出生地
丹陽郡建康縣(今江蘇省南京市) [2] 
出生日期
440年
逝世日期
493年
主要作品
《估客樂》
主要成就
崇尚節儉,努力實施富國政策;推行檢籍政策
年    號
永明(483年)
廟    號
世祖
謚    號
武帝
陵    寢
景安陵
在位時間
482年—493年
家世信息
蘭陵蕭氏齊梁房(南齊房)
籍    貫
東海郡蘭陵縣(今山東省臨沂市)

蕭賾人物生平

編輯 播報

蕭賾早年英武

宋文帝元嘉十七年(440年),蕭賾出生于建康(今江蘇省南京市)蕭道成的青溪宅第。據說出生那天夜里,母親劉智容夢到有龍盤踞在屋上。因此,父親蕭道成取下小名為“龍兒”。 [2] 
最初擔任尋陽國(劉子房)侍郎、江州西曹書佐、贛縣縣令等職。 [3]  泰始二年(466年),江州刺史、晉安王劉子勛謀反。蕭賾因不順從劉子勛,遂被南康相沈肅之關在南康郡獄中。后來,族人蕭欣祖、門客桓康等攻破郡城迎救蕭賾。沈肅之率領將吏數百人追擊。蕭賾和身邊的人拼死作戰,生擒沈肅之,斬首一百多人,率領身邊的一百多人舉義兵。 [4] 
始興相殷孚率領一萬兵力前往尋陽投靠劉子勛,有人建議蕭賾截擊殷孚。蕭賾考慮人數太少,寡不敵眾,便退避屯兵在揭陽山中,招兵買馬發展到三千人。劉子勛派遣其部將戴凱之擔任南康相,又任命軍主張宗之部一千多兵力前往協助。蕭賾帶領部隊前往南康郡,在南康口擊退戴凱之別軍首領程超的數百人,又進擊張宗之,大敗張宗之部并將其斬首,于是兵圍南康郡城。 [5]  劉子勛部將戴凱之以數千人固守,蕭賾親率將士盡日攻城,終于攻陷,戴凱之逃走,蕭賾殺死劉子勛所任命的贛縣縣令陶沖之。蕭賾占據郡城,派遣軍主張應期、鄧惠真三千人襲擊豫章。劉子勛派遣軍主談秀之等七千人,與張應期在西昌對峙,修筑營壘,雙方多次交戰難決勝負。聽說蕭賾準備親自來戰,談秀之等便退散而去。 [6] 
叛亂平定后,劉宋朝廷調蕭賾進京擔任尚書庫部郎、征北中兵參軍,封西陽縣子,兼任南東莞太守、越騎校尉、正員郎、劉韞撫軍長史、襄陽太守。又另封贛縣子,食邑三百戶。蕭賾堅決辭讓不肯接受。于是轉任寧朔將軍、廣興相。 [7] 

蕭賾平亂之功

元徽二年(474年),桂陽王劉休范謀反,蕭賾派兵襲擊尋陽,抵達北嶠時,叛亂已被平定。宋后廢帝劉昱升任蕭賾為晉熙王劉燮的安西諮議,蕭賾沒有接受,又回到自己的領郡。之后轉任司徒右長史、黃門郎。 [8] 
元徽四年(476年),朝廷任命蕭賾為晉熙王劉燮鎮西長史、江夏內史、行郢州事。 [9]  元徽五年(476年),宋順帝劉準即位,調任晉熙王劉燮為撫軍、揚州刺史,并讓蕭賾為擔任左衛將軍,輔助劉燮一起到任。同年十二月,沈攸之起兵反叛,當時朝廷的任命還沒下達,蕭賾看到沈攸之進軍的道路中途可以待敵,便領兵占據盆口城做好戰守的準備。蕭賾的父親蕭道成聽說后大喜說:“真不愧是我的兒子!”蕭賾要求西進討敵,但沒有得到批準,于是派遣偏軍支援郢城。當時平西將軍黃回等都受蕭賾的節制調度。加任蕭賾為冠軍將軍、持節。 [10] 
升明二年(478年),沈攸之的叛亂被平定,朝廷轉任蕭賾為散騎常侍,都督江州、豫州的新蔡、晉熙二郡軍事,征虜將軍,江州刺史,仍舊持節。封聞喜縣侯,食邑二千戶。同年調任侍中、領軍將軍。并賜給鼓吹樂隊一部。府中設置佐史。兼任石頭戍軍事。不久又加任持節、督京畿諸軍事。 [11] 

蕭賾立儲稱帝

升明三年(479年),蕭賾轉任散騎常侍、尚書仆射、中軍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,進封為聞喜公。仍舊擔任持節、都督、領軍等職不變。配給班劍二十人。同年三月,宋順帝冊封時任太傅的蕭道成為齊公,加九錫,立蕭賾為齊公世子。改加任侍中、南豫州刺史,賜給蕭賾油絡車、羽葆、鼓吹等物,增加班劍儀仗為四十人。將石頭宮作為齊世子宮,允許設置左右衛率以下屬官,官署、服制和東宮完全相同。后進爵齊王太子。 [12] 
建元元年(479年)四月,蕭道成受禪登基,建立南朝齊,是為齊高帝,立蕭賾為皇太子。 [13]  建元四年(482年)三月初八日,齊高帝去世,蕭賾即位,是為齊武帝。下詔命征鎮、州郡長官、軍屯營部,各行喪三天,不得擅離職守;駐守都市的戍衛部隊,一律不得回京城。同年三月十一日,齊武帝蕭賾根據齊高帝遺詔,任命司徒褚淵為錄尚書事、書左仆射王儉為尚書令、車騎將軍張敬兒為開府儀同三司。 [14]  六月初一日,齊武帝立長子蕭長懋為皇太子。 [15] 

蕭賾勵精圖治

齊武帝十分關心百姓疾苦,即位后,就下詔說:“今年收成不是太好,百姓貧困無食的非常多,京師附近長江兩岸,民不聊生。一定要派遣中書舍人前往賑恤。”永明二年(484年),他又下詔酌情遣返軍中的囚徒,大赦囚犯。 [16]  對于百姓中的鰥寡和貧窮之人,要加以賑濟。他提倡并獎勵農桑,災年時,還減免租稅。齊武帝提倡節儉,不喜歡游宴、奢靡之事。曾下令舉辦婚禮時不得奢侈,甚至到他的身后事都力求簡樸。他以富國為先,提倡農業,并且下令多辦學校,挑選有學問之人任教,以培育人們的德行。他很重視天災對平民的危害。當時發生歉收與水患,繼位后不久立即補助災民。揚、南徐二州發生災年時,他減免租稅以減輕災民負擔,以為永制。為進一步緩和南北局勢,齊武帝派范縝作為使者出使北魏,范縝的學識和能力受到北魏朝野的稱贊。
南朝宋以來許多的庶族地主,為了成為世族來免除所承擔的賦役,往往向官吏行賄,在世族戶籍黃籍中加入偽造的父祖爵位。早在齊高帝時期就,設立校籍官和置令史清查戶籍。齊武帝繼續其父的政策,將那些被認為是偽造的戶籍,一律退回本縣改正,稱為“卻籍”。而本來應服役納賦但利用造假戶籍逃避的,都要繼續承擔賦役,稱為“正籍”。不過,在檢籍過程中,由于檢籍官貪污作弊,結果前面的檢籍還沒有完成,后面的麻煩又接踵而至,應該卻籍的人口沒有進行卻籍,不需要卻籍的反而被卻籍。
永明四年(486年)富陽唐寓之為此起兵叛亂,雖然這次叛亂被齊武帝迅速平息,但檢籍的政策依然受到庶族的激烈反對。 [17]  最終,在永明八年(490年),齊武帝被迫妥協,宣布“卻籍”無效,對因為“卻籍”而被發配戍邊的人民準許返歸故鄉,恢復劉宋升明時期戶籍所記載的原狀。 [18] 
由于齊武帝蕭賾與北魏通好,使得邊境較為安定,減少軍事調動。使得在齊武帝在位的十一年期間,政治清明,國內社會安定,帶動經濟文化的發展,替齊國帶來一個小康的安定局面。

蕭賾晚年去世

永明十一年(493年)正月二十五日,太子蕭長懋去世,謚號文惠太子。 [19]  四月十四日,齊武帝立蕭長懋的長子南郡王蕭昭業為皇太孫。 [20-21] 
同年七月,齊武帝患病。七月三十日,齊武帝病危,下詔讓皇太孫蕭昭業繼承皇位,讓百官盡心輔佐,喪禮從簡,將自己選定的葬地定名為景安陵,不準建造塔和寺院。當天蕭賾去世,享年五十四歲,廟號世祖,謚號武皇帝。九月十八日,安葬于景安陵。 [22] 

蕭賾為政舉措

編輯 播報

蕭賾仁政之風

齊武帝繼位后,時有恩赦,處事果斷。永明元年(483年)三月,齊武帝詔赦恩五十日,對四方犯人,罪無輕重,均予大赦。 [16]  次年(484年)八月,詔都下兩縣,對野外的尸體要根據情況進行安葬,對無親人的死者給予埋葬。大將陳天福所率部隊軍紀不嚴,掠劫百姓,蕭賾即命將陳天福斬于街市。

蕭賾檢籍政策

齊高帝在位時期,命令門下省黃門郎虞玩之等人重新校訂戶籍。齊武帝即位后,又另行設立校籍官,設置令史,限定令史每天每人都要查出幾件奸偽案件。這樣連續幾年都沒有停止,老百姓為此愁苦不安,怨聲載道。外監、會稽人呂文度就此啟奏齊武帝,齊武帝下令凡是撤銷戶籍的,都要發配遠方戍守邊疆,百姓大都畏罪逃亡。 [23] 
但是因為檢籍政策實行不善,爆發了富陽百姓唐寓之的叛亂。暴亂雖很快平定,庶族地主反檢籍的斗爭并沒有停止。永明八年(490年),齊武帝被迫停止檢籍,并宣布“卻籍”無效,對“卻籍”而被發配戍邊的人民準許返歸故鄉,恢復以前戶籍所注的原狀。許多庶族地主和商人因而取得士族所具免賦役的特權。 [23] 

蕭賾平定反叛

永明三年(485年)冬,富陽百姓唐寓之(《資治通鑒》作唐宇之)趁機蠱惑民眾起來叛亂,攻陷了富陽。三吳一帶被撤銷戶籍的人紛紛投奔富陽,人數多達三萬。 [24] 
永明四年(486年)正月,唐寓之攻陷錢唐,在錢唐稱帝,封立太子,設置文武百官。接著,派他的大將高道度等人攻陷東陽,殺東陽太守蕭崇之,又派大將孫泓進犯山陰。齊武帝派幾千名禁軍,幾百匹戰馬,往東進攻唐寓之。禁軍抵達錢唐,唐寓之手下都是一群烏合之眾,對騎兵都十分懼怕,雙方剛一交戰,唐寓之全軍崩潰,禁軍抓獲了唐寓之,將其斬首,進而平定叛亂各郡縣。 [25]  事后,參與暴亂的不少民丁,被罰修白下城(時為南瑯邪郡治所,故址在今南京金川門外),或發配到淮河一帶作戍卒十年。

蕭賾人物評價

編輯 播報
  • 蕭道成:“此真我子也!” [26] 
  • 蕭子顯南齊書》:①“世祖南面嗣業,功參寶命,雖為繼體,事實艱難。御袞垂旒,深存政典,文武授任,不革舊章。明罰厚恩,皆由上出,義兼長遠,莫不肅然。外表無塵,內朝多豫,機事平理,職貢有恒,府藏內充,民鮮勞役。宮室苑囿,未足以傷財,安樂延年,眾庶所同幸。若夫割愛懷抱,同彼甸人,太祖群昭,位后諸穆。昔漢武留情晚悟,追恨戾園,魏文侯克中山,不以封弟,英賢心跡,臣所未詳也。” [26]  ;②“武帝丕顯,徽號止戈。韶嶺歇祲,彭派澄波。威承景歷,肅御金科。北懷戎款,南獻夷歌。市朝晏逸,中外寧和。” [26] 
  • 李延壽南史》:①“武帝云雷伊始,功參佐命,雖為繼體,事實艱難。御袞垂旒,深存政典,文武授任,不革舊章,明罰厚恩,皆由己出。外表無塵,內朝多豫,機事平理,職貢有恒。府藏內充,人鮮勞役。宮室苑圃,未足以傷財,安樂延年,眾庶所同幸,亦有齊之良主也。” [27]  ;②“上剛毅有斷,政總大體,以富國為先。頗喜游宴、雕綺之事,言常恨之,未能頓遣。臨崩,又詔:“凡諸游費,宜從休息。自今遠近薦獻,務存節儉,不得出界營求,相高奢麗。金粟繒纊,敝人已甚;珠玉玩好,傷俗尤重,嚴加禁絕。” [27] 
  • 虞世南:武帝即留意后庭,雕飾過度。然委任王儉,憲章攸出。禮樂之盛,咸稱永明。宰相得人,斯為美矣。 [32] 

蕭賾個人作品

編輯 播報
《估客樂》
昔經樊鄧役,阻潮梅根渚。
感憶追往事,意滿辭不敘。

蕭賾軼事典故

編輯 播報

蕭賾追討蕭子響

蕭子響是齊武帝第四子 [28]  ,封巴東郡王。永明七年(489年),蕭子響被任命為荊州刺史。 [29]  蕭子響好武,所用服飾常違制,長史劉寅等連名向齊武帝告發此事。蕭子響聞之大怒,詰問劉寅、諮議參軍江愈、司馬席恭穆、殷曇粲、中兵參軍周彥、典簽王賢宗、吳修之、魏景淵。劉寅等不言,于是被蕭子響處死。齊武帝聞之大怒,令蕭子響束首自歸。蕭子響不聽,率百余人擊退了前來勸說的朝臣。齊武帝于是遣丹陽尹蕭順之率軍討伐蕭子響。蕭順之大軍到了之后,蕭子響的部下四處逃散。永明八年八月壬辰(490年9月26日),蕭子響被蕭賾賜死,年僅二十二歲。蕭子響死后,被除去屬籍,削去爵位,賜為蛸氏。 [30]  事后,齊武帝對殺死自己的兒子一事感到悔恨不已,游華林園時,見猿對跳子鳴嘯,嗚咽流涕。于是追封蕭子響為魚復侯。

蕭賾御膳不宰牲

齊武帝晚年信重佛法,為之“御膳不宰牲”。隨著敬奉日篤,蕭賾下敕禁斷鐘山、玄武湖漁獵,罷射雉,斷賣鳥雀,后又下敕每月的六個齋日斷殺,臨終遺詔仍強調靈上勿用牲祭。永明中后期,在齊武帝不斷增強“斷殺”措施的過程中,其自身的宗教實踐逐步成為相當一部分權貴、士人的共同認知,進而成為國家行事。在士人之間一股崇尚菜食之風已悄然形成,同樣是“精信佛法”、“終日菜食”的周颙,對尚且吃肉的國子祭酒何胤,頗存惋惜之意。這種將是否吃肉作為區分高下、將“菜食”視作追求更高人生境界的主要標準與理念,正是當時士人重視菜食風氣的反映。這種風氣顯然也是梁武帝在天監十七年(518年)下《斷酒肉文》得以推行的背景和基礎。 [33] 

蕭賾親屬成員

編輯 播報
蘭陵蕭氏分為皇舅房、齊梁房二大房。齊梁房又分為南齊房和南梁房。蕭賾出身蘭陵蕭氏南齊房。

蕭賾父母

父親:齊高帝蕭道成
母親:高昭皇后劉智容

蕭賾兄弟

二弟:蕭嶷,豫章文獻王,母高昭皇后劉智容。
三弟:蕭映,臨川獻王,母謝貴嬪。
四弟:蕭晃,長沙威王,母謝貴嬪。
五弟:蕭曄,武陵昭王,母羅太妃。
六弟:蕭暠,安成恭王,母任太妃。
七弟:蕭鏘,鄱陽王,母陸修儀。
八弟:蕭鑠,桂陽王,母袁修容。
九弟 :未命名,早亡。
十弟:蕭鑒,始興簡王,母何太妃。
十一弟:蕭鈞,衡陽王,母區貴人。
十二弟:蕭鋒,江夏王,母張淑妃。
十三弟 :未命名,早亡。
十四弟 :未命名,早亡。
十五弟:蕭銳,南平王,母李美人。
十六弟:蕭鏗,宜都王,母何太妃。
十七弟 :未命名,早亡。
十八弟:蕭??,晉熙王,母陸修儀。
十九弟:蕭鉉,河東王,母張淑妃。

蕭賾后妃

武穆皇后裴惠昭,齊武帝即位后追封皇后,生文皇帝蕭長懋、竟陵文宣王蕭子良。
范貴妃,住在昭陽殿東 [31] 
羊貴嬪,住在昭陽殿西 [31] 
張淑妃,生廬陵王蕭子卿、魚復侯蕭子響
荀昭華,生南康王蕭子琳 [31] 
周淑儀,生安陸王蕭子敬、建安王蕭子真
王淑儀,生隨郡王蕭子隆
江淑儀,生臨賀王蕭子岳
阮淑媛,生晉安王蕭子懋、衡陽王蕭子峻
蔡婕妤,生西陽王蕭子明
顏婕妤,生永陽王蕭子珉
樂容華,生南海王蕭子罕
傅充華,生巴陵王蕭子倫
何充華,生南郡王蕭子夏
謝昭儀,生邵陵王蕭子貞
庾昭容,生西陽王蕭子文
謝宮人,生湘東王蕭子建

蕭賾子女

兒子:
長子:蕭長懋,南郡王→文惠太子→皇帝
次子:蕭子良,聞喜公→竟陵文宣
三子:蕭子卿,臨汝公→廬陵王
四子:蕭子響,豫章世子→巴東王→魚復侯
五子:蕭子敬,應城公→安陸王
六子:早亡,未命名
七子:蕭子懋,江陵公→晉安王
八子:蕭子隆,枝江公→隨郡王
九子:蕭子真,建安王
十子:蕭子明,武昌王→西陽王
十一子:蕭子罕,南海王
十二子:早亡,未命名
十三子:蕭子倫,巴陵王
十四子:蕭子貞,邵陵王
十五子:早亡,未命名
十六子:蕭子岳,臨賀王
十七子:蕭子文,蜀郡王→西陽王
十八子:蕭子峻,廣漢王→衡陽王
十九子:蕭子琳,宣城王→南康王
二十子:蕭子珉,義安王→永陽王
二十一子:蕭子建,湘東王
二十二子:早亡,未命名
二十三子:蕭子夏,南郡王
女兒:
長女 吳縣公主:下嫁王觀
次女 長城公主:下嫁何敬容
三女 武康公主:下嫁徐演

蕭賾史書記載

編輯 播報
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 [26] 
《南史·卷四·齊本紀上第四》 [27] 

蕭賾影視形象

編輯 播報
2019年電視劇《鶴唳華亭》:黃志忠飾演蕭賾(劇中名為蕭睿鑒)
參考資料
  • 1.    《南齊書·武帝紀》:上剛毅有斷,為治總大體,以富國為先。頗不喜游宴、雕綺之事,言常恨之,未能頓遣。臨崩又詔“凡諸游費,宜從休息。自今遠近薦獻,務存節儉,不得出界營求,相高奢麗。金粟繒纊,弊民已多,珠玉玩好,傷工尤重,嚴加禁絕,不得有違準繩。”
  • 2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世祖武皇帝諱賾,字宣遠,太祖長子也。小諱龍兒。生于建康青溪宅,其夜陳孝后、劉昭后同夢龍據屋上,故字上焉。
  • 3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初為尋陽國侍郎,辟州西曹書佐,出為贛令。
  • 4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江州刺史晉安王子勛反,上不從命,南康相沈肅之縶上于郡獄。族人蕭欣祖、門客桓康等破郡迎出上。肅之率將吏數百人追擊,上與左右拒戰,生獲肅之,斬首百余級,遂率部曲百余人舉義兵。
  • 5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始興相殷孚將萬兵赴子勛于尋陽,或勸上擊之,上以眾寡不敵,避屯揭陽山中,聚眾至三千人。子勛遣其將戴凱之為南康相,及軍主張宗之千余人助之。上引兵向郡,擊凱之別軍主程超數百人于南康口,又進擊宗之,破斬之,遂圍郡城。
  • 6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凱之以數千人固守,上親率將士盡日攻之,城陷,凱之奔走,殺偽贛令陶沖之。上即據郡城,遣軍主張應期、鄧惠真三千人襲豫章。子勛遣軍主談秀之等七千人,與應期相拒于西昌,筑營壘,交戰不能決。聞上將自下,秀之等退散。
  • 7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事平,徵為尚書庫部郎、征北中兵參軍、西陽縣子,帶南東莞太守、越騎校尉、正員郎、劉韞撫軍長史、襄陽太守。別封贛縣子,邑三百戶,固辭不受。轉寧朔將軍、廣興相。
  • 8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桂陽王休范反,上遣軍襲尋陽,至北嶠,事平,除晉熙王安西諮議,不拜,復還郡。轉司徒右長史、黃門郎。
  • 9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元徽四年,以上為晉熙王鎮西長史、江夏內史、行郢州事。
  • 10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順帝立,徵晉熙王燮為撫軍、揚州刺史,以上為左衛將軍,輔燮俱下。沈攸之事起,未得朝廷處分,上以中流可以待敵,即據盆口城為戰守之備。太祖聞之,喜曰:"此真我子也!"上表求西討,不許,乃遣偏軍援郢。平西將軍黃回等皆受上節度。加上冠軍將軍、持節。
  • 11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升明二年,事平,轉散騎常侍,都督江州、豫州之新蔡、晉熙二郡軍事,征虜將軍,江州刺史,持節如故。封聞喜縣侯,邑二千戶。其年,徵侍中、領軍將軍。給鼓吹一部。府置佐史。領石頭戍軍事。尋又加持節、督京畿諸軍事。
  • 12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三年,轉散騎常侍、尚書仆射、中軍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,進爵為公,持節、都督、領軍如故。給班劍二十人。齊國建,為齊公世子,改加侍中、南豫州刺史,給油絡車,羽葆鼓吹,增班劍為四十人。以石頭為世子宮,官置二率以下,坊省服章,一如東宮。進爵王太子。
  • 13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太祖即位,為皇太子。
  • 14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建元四年三月,壬戌,太祖崩,上即位,大赦。征鎮州郡令長軍屯營部,各行喪三日,不得擅離任,都邑城守防備幢隊,一不得還。乙丑,稱先帝遺詔,以司徒褚淵錄尚書事,尚書左仆射王儉為尚書令,車騎將軍張敬兒為開府儀同三司。
  • 15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六月,甲申,立皇太子長懋。
  • 16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丙辰,詔"朕自丁荼毒,奄便周忌,瞻言負荷,若墜淵壑。而遠圖尚蔽,政刑未理,星緯失序,陰陽愆度。思播先澤,兼酬天眚,可申辛亥赦恩五十日,以期訖為始。京師囚系,悉皆原宥。三署軍徒,優量降遣。都邑鰥寡尤貧,詳加賑恤
  • 17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富陽人唐宇之反,聚眾桐廬,破富陽、錢塘等縣,害東陽太守蕭崇之。遣宿衛兵出討,伏誅。
  • 18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夏,四月,戊辰,詔公卿已下各舉所知,隨才授職。進得其人,受登賢之賞;薦非其才,獲濫舉之罰。
  • 19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丙子,皇太子長懋薨。
  • 20.    《南史·卷五·齊本紀下第五》:文惠太子薨,立南郡王為皇太孫,居東宮。
  • 21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甲午,立皇太孫昭業、太孫妃何氏。
  • 22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:九月,丙寅,葬景安陵。
  • 23.    王仲葷.《魏晉南北朝史》.上海:人民出版社,2017:第407-408頁
  • 24.    《資治通鑒·卷一百三》:初,太祖命黃門郎虞玩之等檢定黃籍。上即位,別立校籍官,置令史,限人一日得數巧。既連年不已,民愁怨不安。外監會稽呂文度啟上,籍被卻者悉充遠戍,民多逃亡避罪。富陽民唐宇之因以妖術惑眾作亂,攻陷富陽,三吳卻籍者奔之,眾至三萬。
  • 25.    《資治通鑒·卷一百三》:唐宇之攻陷錢唐,吳郡諸縣令多棄城走。宇之稱帝于錢唐,立太子,置百官;遣其將高道度等攻陷東陽,殺東陽太守蕭崇之。崇之,太祖族弟也。又遣其將孫泓寇山陰,至浦陽江,浹口戍主湯休武擊破之。上發禁兵數千人,馬數百匹,東擊宇之。臺軍至錢唐,宇之眾烏合,畏騎兵,一戰而潰,擒斬宇之,進平諸郡縣。
  • 26.    《南齊書·卷三·本紀第三》  .國學導航[引用日期2014-01-02]
  • 27.    《南史·卷四·齊本紀上第四》  .國學導航[引用日期2014-01-03]
  • 28.    《南齊書·卷四十·列傳第二十一》:魚復侯子響,字云音,世祖第四子也。
  • 29.    《南齊書·卷四十·列傳第二十一》:七年,遷使持節、都督荊湘雍梁寧南北秦七州軍事、鎮軍將軍、荊州刺史。
  • 30.    《南齊書·卷四十·列傳第二十一》:至鎮,數在內齋殺牛置酒,與之聚樂。令內人私作錦袍絳襖,欲餉蠻交易器仗。長史劉寅等連名密啟,上敕精檢。寅等懼,欲秘之。子響聞臺使至,不見敕,召寅及司馬席恭穆、諮議參軍江愈、殷曇粲、中兵參軍周彥、典簽吳修之、王賢宗、魏景淵于琴臺下詰問之。寅等無言。修之曰:“既以降敕旨,政應方便答塞。”景淵曰:“故應先檢校。”子響大怒,執寅等于后堂殺之。以啟無江愈名,欲釋之,而用命者已加戮。
  • 31.    《南齊書·卷十一·列傳第一》:舊顯陽、昭陽二殿,太后皇后所居也。永明中無太后皇后,羊貴嬪居昭陽殿西,范貴妃居昭陽殿東,寵姬荀昭華居鳳華柏殿。
  • 32.    虞世南.《帝王略論》:中華書局,2008年:第137頁
  • 33.    從“御膳不宰牲”到“不用牲祭”:南齊武帝“斷殺”小考  .知網[引用日期2021-04-10]
  • 34.    門巋主編,二十六史精要辭典 上,人民日報出版社,1993.05,第1082頁
展開全部 收起